欢迎来到114ic电子网!登录免费注册 加为收藏

资本圈无人不投半导体,产业资本如何为中国半导体发挥正面作用?

日期:2021/10/27 10:54:42
摘要:对中国半导体产业而言,资本大量涌入不是坏事,对于这样一个对资金、人才和固定投资(制造类)要求都非常高的行业,在2014年之前我国产业发展受限的一个主要因素就是投入资金不够。但资本狂欢式进场带来的泡沫,也有很多负面作用。

作为技术驱动的硬科技产业, 半导体 产业从一开始就与资本密不可分。正是拿到了亚瑟·洛克(Arthur Rock)的风险投资,世界上第一家半导体专营公司——仙童半导体(FairChild Semiconductor)——才得以成立,圣塔克拉拉谷(Santa Clara Valley)才最终成为硅谷(Silicon Valley)。随着产业不断成熟,并购、拆分、重组在半导体行业出现的越来越多,因而资本对半导体产业发展的重要性越发凸显。

在我国,以近十年时间来看的话,前五年半导体产业处于寒冰期,乏人问津,但这期间,以2014年国务院公布《国家 集成电路产业 发展推进纲要》为起点,以国家 集成电路 产业基金成立为标志,部分嗅觉灵敏的产业资本开始重点布局硬科技;而以中美科技战为引爆点,越来越多的资金发现了中国半导体产业的历史性机遇,开始蜂拥而入,到今天已然形成资本圈无人不投半导体的局面。

对中国半导体产业而言,资本大量涌入不是坏事,对于这样一个对资金、人才和固定投资(制造类)要求都非常高的行业,在2014年之前我国产业发展受限的一个主要因素就是投入资金不够。但资本狂欢式进场带来的泡沫,也有很多负面作用。

那么,中国半导体到底需要什么样的产业资本?产业资本在中国半导体产业发展的历史关键时期又应该如何发挥正面作用,避免消极影响呢?

市场研究机构Omdia半导体首席分析师何晖表示,产业资本要有搭建平台、整合资源的能力。当前我国出现了数千家以上集成 电路 企业,如何帮助半导体企业做整合,打造大而强的龙头企业,是当前产业资本的头号任务。

在整合半导体产业资源方面,融信产业联盟旗下的建广资产和智路资本都有非常成功的案例。

2017年,建广资产全资收购了从恩智浦剥离出来的安世半导体(Nexperia),这成为近几年我国产业资本国际并购额最大(27.5亿美金)的半导体案例,也是最成功的案例。在拆分之前,作为恩智浦旗下的标准产品部,由于产品成熟、公司投入少,增长率仅在个位数徘徊。建广资产收购之后,3年营收增长50%,达到16亿美元。之后建广资产将安世半导体出售给闻泰科技,闻泰科技从此转型为中国最大的IDM(垂直整合器件)半导体公司,市值超过1000亿。

实际上早在2015年,建广资产就从恩智浦剥离了功率半导体部门,与恩智浦合资成立了瑞能半导体,现在营收比其成立合资公司时已经翻倍,并将准备近期在国内证券市场上市,既大幅改善了经营状况,给员工和客户带来了成功,又给投资人以非常好的回报。

值得关注的是,虽然过去两三年中国资本国际并购难度大幅增加,但智路资本却异军突起,创造了多起成功收购案例。2020年7月,智路资本就全资收购全球第三大 汽车电子 封测企业UTAC,经过近一年多的改造,UTAC在营收和净利润上都有了极大改善,智路资本希望通过装入优质资产,对接国内资源,将UTAC打造成为全球收入前五、中国利润第一的半导体封测企业。

融信产业联盟投资机构对半导体产业的投资理念是选择产业链核心点的成熟企业(或部门),判断其有足够的技术竞争力和行业地位,有能力带动上下游环节协同发展。这类企业(企业的一个部分)之所以愿意出售,只是由于该业务处于大公司的非战略方向,或者由于原经营者市场策略失误而导致多年低增长,在收购回来以后,融信产业联盟通过多种有效地投后管理措施,就能有效地改善被投标的的经营状况,让老革命焕发新力量。

融信产业联盟的投资机构具有丰富的投后管理经验,可将其总结为12个字,即:稳团队、理流程、补弹药、放潜力。

首先,人才是决定一笔投资是否进行的关键因素。在投资洽谈阶段,融信产业联盟会对被投公司的专业团队的经验、能力、斗志进行综合考察,收购完成后,通常情况会保留原有核心团队,但是会以极其有雄心的股权激励计划对管理团队进行再激励,将投资人与管理团队的利益深度绑定,鼓励高管团队二次创业。

其次,融信产业联盟投资机构对被收购的公司业务流程做深度梳理。以制造业企业为例,企业被收购之后,融信产业联盟的行业专家会与管理团队对公司内每一座工厂进行摸底,考察产能、良率、管理优劣,先把内部模范厂的要求作为全企业的要求。改善提升之后,再对标行业内最优秀公司的做法,就这样,在管理团队和投资公司产业专家的相互协作下,不断改善生产管理水平。

第三,如前所述,融信产业联盟投资机构收购的很多资产,在国外已经进入成熟发展期,往往难以得到支撑良性发展的资金投入,没有足够的资金投入,研发与生产上的“弹药”不足,就只能维持低增长,甚至会衰退。完成收购以后,这些企业最大的转机之一就是不缺钱了,融信产业联盟会投资机构会根据企业在产业中的市场地位,做好投后业务规划和业务扩展战略,给予被投企业充足的资金支持和资源匹配,足够的弹药为突破过去低增长困境打好了基础。

因而,在人才与激励到位、业务流程理顺、充足的资金投入和上下游资源匹配的前提下,再利用好国内市场大环境,被投企业增长潜力被彻底释放,营收增长和利润增长数字让人惊叹。近年来,融信产业联盟投资机构并购案例都有极高的投资回报比和投后管理成功率。

融信产业联盟投资机构的投资理念与投后管理成果,似乎与北京半导体行业协会副秘书长朱晶的好的产业资本的四个要求完美契合。朱晶认为,产业资本要想在中国半导体发展关键期发挥效力,需要做到如下四点:首先,利用资本有效组织好国内产业资源,在细分领域推动企业做强做优做好;第二,引进和吸收全球创新资源,并且帮助这些资源和国内市场有效融合;第三,培养一批懂产业,会赋能产业的投资人;最后,通过助力产业关键节点发展为资本增值,即赚钱。

当然,产业资本并不一定能帮助产业发展。近年来,也有部分企业在被收购以后的表现,还不如独立经营时好,这里面原因很多,但产业资本在被投企业的投后管理过程中没有发挥应有的作用肯定是主要原因之一。

在我国硬科技产业发展的历史关键期,如何让企业发挥出资金与资源的乘数效应,如何避免赚快钱走捷径的诱惑,如何平衡产业发展责任与赚钱压力,始终将是有雄心的产业资本需要考虑的问题。

『本文转载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