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114ic交易网!登录免费注册 加为收藏
型号索引电子元器件现货库存IC热卖
紧急采购日常采购采购商名录
行业新闻经营管理电子展会人才招聘精选文摘企业新闻行业标准LED新闻
IC生产厂商电子缩略语封装大全IC替换晶体管资料PDF资料电路图

进入"令和"时代,日本半导体如何找回失去的二十年?

日期:2019/5/18 9:44:37
摘要:日本的半导体产业,全球前十的半导体厂商名单已经没有日本厂商。而在1993年统计名单上,日本十中占六,NEC更是仅仅咬住全球霸主英特尔。此后,正如我们所知的,日本半导体产业每况日下,所以1993年被日本人成为“厄年”,也就是“失去的二十年”的开端。

关键词:半导体

2019年5月1日,日本正式进入“令和”时代。“令和”是日本历史上的第248个年号,出自《万叶集.梅花歌卅二首并序》中的“于时初春令月,气淑风和”, 官方的英文翻译为“Beautiful Harmony”。

日本每一任天皇的退位和即位,都带有明显的时代特征。裕仁天皇时代的“商业战士”,明仁天皇时代的“平成倒退”。现在进入了德仁天皇时代,日本能否走出衰败,重回高速发展的轨道,这是日本人的期待。

明仁天皇是日本第一位“生前退位”的天皇,在其在位的30年里,日本经历经济泡沫破裂、地震、核泄漏、水灾等不幸。此外,“平成”时代也被很多学者定义为“失去的二十年”。这种说法源于池田信夫的《失去的二十年》,他从日本的现状、历史、经济学角度出发,分析了日本经济停滞二十年的原因。

在日本“失去的二十年”里,半导体产业也没有幸免,多艘日本巨轮搁浅。进入“令和”时代,日本半导体还有崛起的希望吗?

“逃掉的都是大鱼”

小标题这句话来自于西条都夫的文章《日本半导体行业没落的四个原因》,这里面的大鱼特指日本半导体企业。

如果非要找一句话作为日本半导体企业的“座右铭”,那么笔者想来下面这句最合适不过,“不要疯狂地迷恋哥,哥只是一个传说。”这个传说久远到上个世纪,也就是“失去的二十年”之前。

上世纪七十年代末期全球半导体产业转移。1976-1979 年在政府引导下,日本开始实施具有里程碑意义的,超大规模集成电路的共同组合技术创新行动项目(VLSI)。参与企业包括日立、 三菱、富士通、东芝、日本电气。一直到1990年这段时间,都是日本半导体产业的辉煌时刻。1990年的统计数据显示,日本半导体产业总值在全球占比为49%,半壁江山都在日本的手里。

可是到了2018年,我们再看日本的半导体产业,全球前十的半导体厂商名单已经没有日本厂商。而在1993年统计名单上,日本十中占六,NEC更是仅仅咬住全球霸主英特尔。此后,正如我们所知的,日本半导体产业每况日下,所以1993年被日本人成为“厄年”,也就是“失去的二十年”的开端。

其实,参考IC Insights此前发布的研究报告,美国半导体“失去”的又何止二十年呢?

进入“令和”时代,日本半导体如何找回失去的二十年?

从图片上可以看出,过往的近30年里日本半导体可谓是江河日下。

当东芝从2018年榜单消失之后,索尼和半导体材料成为日本半导体最后的”遮羞布“。

日本半导体行业没落的四个原因

日本的衰败,亦或者是日本半导体的衰败,不仅仅是日本人自己在琢磨,很多非日本国籍的人也在研究,也有像池田信夫和川端康成一样著书立说的。

总结起来看,日本半导体衰败的原因如下:

组织和战略的不恰当

也就是说日企一直沿用的业务孵化这个方法已经不符合现今这个时代,眼前剩下的半导体企业都是由电子产品公司下属业务部门而来,起步阶段就跟不上创新的速度。

同质化、窝里斗

日本半导体昌盛时期,企业提供的都是面向大型电脑用的半导体器件,那个时代只有美日有,日本靠着价格低廉占据近半市场是合情合理的。不过随着笔记本电脑普及,日本企业创新更不上,只能同国企业打价格战,争夺日渐缩小的市场。

重技术、轻营销

日本人近乎偏执的认真让其在高精领域占据了优势,这方面诺贝尔奖获得者人数就是力证,本世纪至今,算上外籍的日本人,已经有18位日本人获得诺贝尔奖。可见日本对于技术和教育是非常重视的。但是,日本人不善于营销,可能严谨本身就是产品包装的枷锁。

过于强烈的自给自足主义

这个定义于人、于企业都是适合的,日本太多高端人才从学校出来就带有自给自足意愿,失败对于他们而言后果是恐怖的,保守才是正途。在企业端,日本公司对于收购并不热情,内部创新又怎么能比得上万众创新?

上述这些因素在离我们最近的案例里面都一一应验了,“反面教材”就是东芝。如何将百年巨轮开成一片风雨飘摇的扁舟,东芝”错误“地演示了一遍。

“令和”时代日本半导体的出路在哪里?

我们上面说了,日本在半导体最后的荣耀就是材料和索尼。

从当前的局势来看,日本在半导体材料领域拥有绝对的话语权,在硅晶圆、光刻胶、键合引线、模压树脂及引线框架等重要材料方面占有很高份额,过半的市占比也很好地说明了这一点。信越、SUMCO(三菱住友株式会社)、住友电木、日立化学、京瓷化学等几乎垄断了半导体材料市场。

而索尼则在全球热门的CMOS图像传感器市场占据过半的市场,2018年市场份额为51%。随着智能手机摄像头不断增加,以及安防摄像头和汽车摄像头的需求增长,索尼的业绩可预见会出现一波强周期。也有望带动光敏二极管和光电耦合器等基础器件的增长。

每一次面对大的变化,日本半导体企业总是会慢上半拍,面对不确定性,日企比绝大多数其他国家的厂商都更无所适从。那何不就搞短期内不巨变的产品呢?材料是确定的,CMOS图像传感器是确定的,MLCC也是确定的……一点点控制这些确定的、更新迭代慢的元器件市场,这对拘泥于技术自给自足的日本企业或许更适合。